艺坛动态

公司新闻

首页 > 艺坛动态 > 公司新闻

在绘画中余音绕梁——清尚雅集之『聆音绘心』

发布时间:2018-01-10


清尚雅集之「聆音绘心」

当绘画与音乐邂逅,会产生怎样的碰撞呢?12月16日下午,信雅达文化艺术于三清上艺术中心举办了一场名为「聆音绘心」的清尚雅集活动。

清尚雅集作为古代中国文士阶层“以文会友”的优良传统延续,于原有文人雅集的基础上为其赋予了更强的艺术特质。所以,信雅达文化艺术在定期邀请学术大咖分享独特的艺术见解和趣雅之事的同时,也会以艺术的方式让更多志趣相同之人体验趣味生活的无限可能性。

雅集现场


本期清尚雅集主题为“聆音绘心”。水醒自云静,石中本无声。对潘汶汛来说,绘画是写心,南音也是内心的镜子。其画中意境,是南方烟雨朦胧,也是内心音律交叠。


所以本期雅集将结合南音中的画作,带来不仅是视觉单方面的欣赏体验,更多是与其他四感与心灵的结合并用,把感受归还给知觉本身,将对美的感知力提升至另一个境界。


 洞箫 


以欣赏洞箫演奏,开启今日雅集篇章,一起在这个疾速的时代里放缓,流连人世美景。


现场洞箫表演

何为洞箫?

洞箫,吹管气鸣乐器。流行于中国民间的吹管乐器,简称作箫,是最常见的民族乐器,多用九节紫竹制作,亦可用白竹制作。我国古老的吹奏乐器。历史悠久,音色圆润轻柔,幽静典雅、清幽凄婉,适于独奏和重奏。

 ☝   点击可看开场洞箫吹奏视频 



由于它具有动人的音色和高雅的神韵,历来为骚人墨客所讴歌吟咏,也为广大人民所喜爱,并在诗词伴奏,琴箫合奏等多种民间合奏曲中广泛应用,与南音绘画作品的意境不谋而合。



艺者漫谈


活动的下一个环节,特邀嘉宾艺术家潘汶汛和独立策展人梁庆进行“艺者漫谈”,以对话的形式分享了彼此对艺术的见解。


谈及这场雅集的准备历程,策展人梁庆首先坦然“我们都没有任何的准备”,而艺术家潘汶汛则说“我们准备了很久,生活中有些类似的态度要积淀很久才能在作品中滋长出来,在这个层面,我们一直在为今天的分享做着准备。所谓'无准备'是随机生发的灵感,而'准备好'的则是累积沉淀的艺术热爱以及思想碰撞的相互认可。


艺术家潘汶汛与策展人梁庆对谈


而对于此次『南音』作品展中的音乐性,潘汶汛认为“音乐对每个人都会产生作用,听音乐对于我而言是一种节奏的伴随。 但南音是指生活中内心的频率,自然间生命的律动,万物的感应,画作带着这些节奏表现出来。 比如我曾写过一篇《天落水》,这是来自于我小时候下雪天的记忆,冬天的天空变成铁灰色。刚刚欣赏洞箫演奏时看着展厅现场画作白色的点,让我想到了记忆中的鹅毛大雪。记忆的场景很素净,而我的脑海中却生出雷鸣般的声音,也许声音还是一种内心的感应,相同的频率才会让我们今天相遇。”


潘汶汛认为“童年经验对艺术家非常重要,天真可贵的本质能够帮你克服人生中的难题,帮你做左右为难的选择。而我凭借童年善待的天真气质在支撑我的艺术创作。”


艺术家潘汶汛与策展人梁庆对谈

聊到收藏,潘汶汛说“收一些以前的藏画或造像对艺术创作是有帮助的。我喜爱灵隐飞来峰,喜爱生活中好看的魏晋时期造像,这些对画画的人来说是美妙的形状。藏友在一起有共同的理想、审美和生活乐趣,这可谓收藏的乐趣之一。”梁庆也谈到“人是有收藏天性的。我收藏的东西很杂,包括车票便签,这些收藏品构成了我的回忆系统,还记得我最早买欧洲摄影作品,按揭了一年半才还完。”


雅集现场


在藏家的眼中,获得艺术的共鸣令人着迷,这也是信雅达·三清上举办清尚雅集的目的,以艺术的方式让更多志趣相同之人体验趣味生活的无限可能性,让流动的音乐带来艺术的力量。

以耳赏画


何为以耳赏画?

乐有五音:宫商角徵羽;笔有五意:平留圆重变;墨分五色:焦浓重淡清;天地有五行:金木水火土。


在这个环节中,大家以耳倾听清亮秀美的弦管之乐,伴着郎朗人声,享受听觉与视觉的双重赏画体验。同时现场来宾也可以凭着朗读内容,依照自己收到的纸质文字,对号入座,以文字为线索,欣赏三段旋律各有风格的音乐,寻找三件展厅的对应绘画作品。


现场来宾聆萧听音观字



荆棘之光

潘汶汛丨Pan Wenxun

荆棘之光丨Thorns Aura

纸本水墨设色丨Chinese ink and mineral pigments on Paper

49×39cm,2017


 ☝  点击可看“荆棘之光”演奏片段视频



荆棘之光·故事说


你走入一片荆棘丛林,所经之处,靛蓝色的叶儿落下,那一丝丝蓝叶连同青灰色的茎蔓,落的萧瑟、稀稀落落,擎在你的头顶、身间,如同一件沾染清冷月光的披风,这一刹那你仿佛进入到了所谓短暂永恒的状态。漫天石青色的包裹让你恍如隔世,


越往深处去,荆棘展现出傲人的姿态,从最初的零星树叶依附变成了用尽全力希冀于伸展至你的全身,第一次他们仿佛成为了主角,而你,被它们包围。


满布你身体的荆棘,用锋利的刺划破了你的衣衫,企图扎根于你的皮肤之上,你垂眸低目,审视着这些或青或蓝看似弱小却牢牢包裹着你的荆棘、那一刻你仿佛悟见了大自然的生命创造法则,当色彩并不仅仅是为了赋予对生命体表面光照下的映像,也是使它本身,拥有了生长的权利。这因生长蔓延开来的颜色,是荆棘的抗争,它们的生命力跨越空间的维度,仿佛不曾受到时光的羁绊。


丛林深处你俯视着下方,慢慢的你嘴角上扬,这时被荆棘划破的皮肤竟散发出点点光芒,透过靛蓝色的叶与青灰色的茎蔓,在你的额上倒映出一顶皇冠,这顶皇冠沾染着荆棘微弱却无尽的生命之力、你的眼眸深处透出了大彻大悟的了然,好似当年佛陀在菩提树下得道一般。


也许当你开始低眸审视面对自己时,你便能独自远行,一段荆棘满布之路,一顶带刺皇冠加身。你将在青绿肆意之日,踏上虔诚之路、感知一切来源于生命的本真。



繁音

潘汶汛丨Pan Wenxun

繁音丨Multifarious Sound

纸本水墨设色丨Chinese ink and mineral pigments on Paper

55×74cm



 ☝  点击可看“繁音”演奏片段视频 



繁音·故事说

你是“秀骨清像”形,身材修长,面瘦颈细,额宽颐窄,直鼻秀目,眉细疏朗,嘴角上翘,微含笑意,右手扬起,双腿盘坐之姿。

 

你从云端降落到人间,一层一层,一缕一缕。

 

你卧游山水,感受大地山河的底蕴,湖上山川林木间雾气淼淼,你眼眸浸润着湖水氤氲的气息。双腿埋没于连绵林塑之绿、烟雾缭绕之蓝、山石旧木之陈色。

 

眼眸低垂间一簇簇繁花从你手心生出,你像生活在海岛的人们收集珍稀的“天落水”一样保存手心里闪亮的花朵,

 

当它们汇聚成一片海洋”,你却将手轻轻扬起,任凭掌心花簇飞落,于是四周云气翻涌,那繁花随着你的手掌翻飞飘落、形成一道道闪着光的轨迹,随之遥远的西方传来阵阵缥缈的梵音,纷落的香花在此刻幻化成了跳跃的音律,应和着梵音悠扬而欢愉 于是,你在这花漫肆意之日,驰骋畅怀,漫游世间。


蔓生系列之白羊


潘汶汛丨Pan Wenxun

蔓生系列之白羊丨Growing Vines Series——Aries

纸本水墨设色丨Chinese ink and mineral pigments on Paper

33×92cm,2017


蔓生系列之白羊·故事说


大地已呈寒冬景象,眼眸处浸染雪花的颜色,苍绿色的植物依旧坚韧地蔓延伸展开来、三只白羊互相依偎。左右两只小羊羔紧紧靠着中间那只母羊 ,若隐若现的蓝色气息将它们裹紧在自然的怀抱里。泛起阵阵温暖气息。

 

 一帧帧回忆的画面随着眼前的这幅画而翻涌而出,定格在年少时那一次我与姐姐的争吵,当时的母亲对我们这样教导:“《三字经》曰:“人之初,性本善”,“善”字,从羊, 羊在古人心目中是一种善良有义的动物,所以“善”、“义”才会都从“羊”字  羊字族汉字多有“驯顺”之意,这是羊的优点,善良正直柔软可亲;你们看,这个“羊”字,披上外衣便是“祥”,吉羊,一团和气。这是羊的秉性,和平而又安逸;“羊性好群”由此产生“群众”。羊作为群居动物,家族和睦温馨、谁也离不开谁、这不仅是它们的本性使然,更是爱与包容的体现。“

 

民间喜用的“三阳开泰”则是一种吉祥语,寓意着大地回春,万象更新,也是兴旺发达,诸事顺遂的称颂,从回忆到画面,这三只白羊在暖冬阳光下交颈依偎,一片宁静祥和。母亲的教导似乎再次从耳边响起,彼此温柔体贴,相爱包容良善,美好生活便扎根于此,欣欣向荣的未来也从这里开始。

 



艺者有缘人

因艺术与艺者结缘,你我相识相知。在雅集惊喜互动环节——“艺者有缘人”中,现场最快正确寻得三幅画作的一位女士,收到了艺术家潘汶汛的墨宝一件。


现场赠送的画作


互动寻画环节


而现场收获画作的有缘人,与我们分享了一场她与潘汶汛的“十年之缘”



“十年前我收了一张画,是在2008汶川地震的时候一场为地震灾区捐赠而举办的画展上。我先生让我去收几张画。当时我看到一幅画便感觉有佛光照射,因为画作材质有金粉的原因,也是第一眼那幅画带给我的气场感受。我和潘汶汛老师很有缘分,不仅于此。在我收画之后没多久参加了一场私人画展,一进展厅便感觉画作很熟悉,这才发现落款与我买下的画作作者是同一人“汶汛”。 而这次您的作品展名“南音”,我对“南”字很有情节,我的儿子名字中含“南”,而我的宠物名南瓜。 今天我来到了现场,深感作品与当年有些不一样,看到了您作品中成长的演变。” 


“以自己的方式准备着,等待机会去生发,一切随缘。用画坦诚真诚去表现人生态度,表达生活理念与状态。有缘的人自会相遇”潘汶汛的作画心得,即是“艺者结缘”的最好诠释。


以心读画


画中之心,艺者之心,观者之心,艺术即是内心深处最纯粹的交流。在“以心读画”环节中,潘汶汛分享了自己的绘画发展过程。


艺术家潘汶汛


“十年前的画是我生涩的时候,在艺术的道路一直走下去不容易。一方面需要内心的坚毅,这离不开环境的支撑,好的机构与藏家帮助你实现心中的理想。我非常感恩。


在学院时学习的是绘画严谨的造型基础,而艺术家个人面貌的形成则需要自己的悟性。如何成为一个具有辨识度的艺术家?如何创造出自己的风格?我不曾带有具体的这些目的性只是追寻着内心的指引,寻找自己本身气场相近的领域,慢慢摸索颜色的使用、笔触的施展。而现在我追寻新的方向和画面语言,更加自由了,破解了一些早期学习的规范。古人谈'画贵有天真气'。所以我也沿着天真气不由自主的去画画。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很温暖,希望我的绘画给大家带来美好的感觉。 ”





马思聪在《我和美术》一文中曾这样描述:“欣赏名画, 往往会引起我在音乐上的很多联想。例如当我演奏巴哈的作品的时候, 我就常常联想起伦勃朗的画,巴哈的作品往往有一种谦厚、纯朴的舍己精神, 这一点和伦勃朗的作品在气质上很类似。而演奏德国作曲家孟德迩逊的协奏曲时, 就不禁会联想到意大利名画家波的齐里的名画《维纳斯的诞生》, 联想到维纳斯从碧蓝的海水中徐徐浮起时那种清新、柔和、宁静的美妙感情。这样, 在演奏起来时就会自然而然地避免使节奏的过于强烈。”


如同好的音乐绕梁三日,潘汶汛的作品不争不喧却使人念念不忘。所以音乐和绘画两种艺术的学习和沉浸,可使我们现实与心境的自然平衡。


信雅达·三清上艺术中心,以清尚雅集为名,与您一起听音、赏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