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动态

行业新闻

首页 > 艺坛动态 > 行业新闻

2016春拍:艺术市场行情触底反弹

发布时间:2016-07-29

2016春拍:艺术市场行情触底反弹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6春拍已进入尾声,市场行情大局已定:尽管现当代艺术板块仍然在洗牌中,但瓷器古玩板块的表现却可圈可点,最令人欣慰的则是书画板块的行情再度活跃。

在今年市场内外部条件恶化、艺术市场面临严峻考验的关键时刻,国内外各大拍卖巨头却坚持精品策略;与此同时,海内外新老买家在市场底部也大胆出手,让这部分抱着观望心态的买家看到了市场的希望。

中国艺术市场行情调整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其间行情发展几经反复,到今年春拍似乎走到了谷底。不过根据拍卖结果,笔者在这里大胆预言:2016春拍的业绩若干年后大家再来回顾,也许会发现其正是触底反弹的转折点。

寒流强劲:这个春天有点冷

春拍伊始,蘇富比就摆出了非同寻常的阵势:其3月初在上海、北京的香港春拍巡展,就一反常规,不再让各个部门的专家带着各自板块的精品参加巡展,而是只有瓷器古玩与当代水墨的专家带着这两个板块的两个私人珍藏专场的拍品巡展。蘇富比亚洲总裁程寿康对笔者解释其理由是削减开支降低成本,可见他们预期今年春拍会特别“冷”。佳士得亚洲区的安排也非同寻常:一方面在香港春拍极力营造其公司创办250年、亚洲业务30年的大庆气氛,同时却让上海春拍停拍。

众所周知,2016年春天的中国经济形势,接连遭遇了股市与汇市的动荡,艺术市场面临强劲的倒春寒。对拍卖公司而言,从拍品征集,到买家的招商,再到拍卖交割,几乎每一个环节都遭遇了空前的困难。难怪两大国际巨头会在今年春拍出台这样非同寻常的应对措施。

夜场繁荣:拍卖巨头坚持精品策略

好在虽然有强大的市场压力,他们却仍然坚持一贯的精品策略。比如蘇富比在上海、北京的巡展中,带来的这两个私人收藏专场,一个叫“赏心菁华”,是英国著名的中国瓷器藏家琵金顿的私人收藏,被蘇富比的主管专家仇国仕称为“时间胶囊”;另一个叫“墨源新思”,是国际拍场首次出现的中国当代水墨私人收藏专场。内地巡展后他们又马上在香港总部为两件重大拍品先后举办记者见面会:一件是瓷器古玩板块的康熙“敬天勤民”宝玺,另一件是中国书画板块的张大千晚年巨幅泼彩《桃源图》,两件拍品都是高价极品。可见削减费用的压力没有改变他们的精品策略,只是改变了他们的信息发布与传播的方式。拍卖结果不出所料,仅书画板块推出的一系列张大千精品就拍出一连串高价,其中《桃源图》更以超过2.7亿港元的成交价拍出了张大千的新纪录。

佳士得则在夜场拍卖上做文章:他们选取了覆盖书画、瓷器工艺品、现当代艺术与手表珠宝等新老收藏板块的30件拍品,在香港春拍中专门举办一个庆祝亚洲30周年的夜场拍卖。这是佳士得屡试不爽的大拼盘策略,在前两年的上海首拍上曾经取得辉煌战果,这次其溢价效应也是如愿以偿:拍品100%成交;总成交额超过6.3亿港元;40%的拍品成交价超过最高估价;夺得全场头筹的明宣德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拍前估价仅6000万到8000万港元,结果以1.58亿港元成交。

夜场拍卖,以高价拍品与高额保证金为门槛吸引高端客户参与,近年来内地大拍卖公司也纷纷仿效,但呈现了不同的发展方向:一种是中国嘉德的书画夜场“大观”,在上一轮拍卖繁荣期的2010年推出,经历过潮涨潮落的考验而在业界确立了“中国书画拍卖窗口”的口碑。另一种是北京保利,在三大传统板块都推出夜场拍卖,其结果是日场和夜场拍品的“两极分化”:夜场的总成交额往往占这个板块总成交额的七八成。今年春拍表现最突出的则是北京匡时,恰逢其创办10周年,特别策划了九大夜场。拍卖结果,整个春拍取得25.58亿元的总成交额,超乎寻常的总成交额甚至都超过了上一轮繁荣期的巅峰时刻。

书画反弹 市场行情再度活跃

从各大板块的行情表现来看,三大传统的主流板块中,除了现当代艺术行情仍然低迷外,瓷器古玩板块的表现可圈可点:如蘇富比的琵金顿收藏专场,虽然没有特别高价的拍品,但都拍出了好成绩;佳士得的明宣德青花五爪云龙纹大罐,1.58亿港元的成交价几乎是其高估价的翻倍。即便在内地拍卖公司的拍场上,历代造像尤其是喜马拉雅风格的佛像受到追捧,历代瓷器、玉器与竹木牙角雕刻作品也受到追捧。当然,最值得大书特书的是中国书画板块行情再度活跃:

首先,天价拍品表现靓丽。今年春拍书画板块中万众瞩目的,是中国嘉德北京春拍中推出的曾巩《局事帖》,2009年秋拍曾在北京保利上拍,以1.08亿元成为让当时的媒体惊呼中国艺术市场进入“亿元时代”的3件破亿成交的天价拍品之一。时隔7年后,嘉德在“大观”夜场将其拍出了2.07亿元的高价。

其次,古代书画再度走强。今年嘉德北京春拍另一个看点,是一批古代书画重器齐聚大观夜场,如一件宋克《临“急就章”并诸家题跋》,以5000万元起拍,最后成交价高达9200万元。而保利的北京春拍,其古代书画方面总成交高达5.3亿元,其中夜场成交额为4.64亿元,表现最抢眼的是“百代标程”专题拍卖,7件拍品全部成交,成交额高达2.5亿元,恽寿平《仿古山水册》以8165万元的成交价夺得全场桂冠,吴镇《野竹图》以7762.5万元位列第二。

第三,近现代书画不乏亮点。上文提到的张大千《桃源图》,超过2.7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近现代书画的拍卖纪录。与此同时,北京保利春拍中,傅抱石巨制《云中君与大司命》以1.6亿元起拍,经过现场激烈竞价,最终以2.3亿元成交。

第四,当代水墨推陈出新。当代书画市场,是2012年中国艺术市场步入调整期后受到直接冲击的板块,经过多年洗牌,当代水墨板块已经从中脱颖而出。如佳士得香港周年庆夜拍的“大拼盘”里,书画板块的业绩引人注目:古代书画的董其昌《云烟书画卷》,估价250-350万港元,成交价1444万港元;近现代书画的张大千泼彩《加州夏山》,估价1800-2800万港元,成交价3932万港元;其中最靓丽的是当代水墨的刘丹《云飞岫》,估价180-280万港元,成交价628万港元。

值得仔细分析的是北京匡时的夜场策略:其九大品牌夜场的总成交为18.3亿元,其中六大书画夜场就斩获13.78亿元;原来的“澄道”古代绘画和近现代绘画与“畅怀”书法3个夜场变为6个夜场:“澄道”部分的两个板块各自增加了“一粒丹砂?齐白石书画夜场”与清代宫廷书画夜场2个夜场,“畅怀”则拆为古代书法和近现代书法两个夜场。拍卖结果:“澄道”的近现代绘画夜场成交 4.52亿元、齐白石书画夜场成交1.3亿元;古代绘画夜场成交2.55亿元、清代宫廷书画夜场成交2.28亿元,其中包括拍出逾1.7亿元高价的1.7365亿元;“畅怀”的近现代书法夜场成交5456万元、古代书法夜场成交2.57亿元。其中两大趋势清晰可见:古代书画板块再度成为市场焦点,书法板块身价扶摇直上。总而言之,整个书画板块中各个子板块的拍卖纪录与价格中枢,经过今年春拍俨然有了明显的提升。由此可以判断,书画板块已经率先在中国艺术市场的行情调整中复苏。

“现金为王”:新买家崭露头角

有意思的是,《局事帖》与急就章的买家,分别是华谊兄弟的王中军与山西藏家张小军。《局事帖》1990年代在拍卖场上首度露面时,买家是比利时的藏家尤伦斯夫妇。经过2009年的转手,到今年秋拍,在场内外各路买家的竞逐中被中国娱乐业大王王中军拍得。买家的代际更迭背后,也可以看到中国产业变迁的影子。

在全球经济形势依然低迷的背景下,当前的中国艺术市场出现了一个“现金为王”的特殊时期,一方面,市场缺钱,让市场流通陷于停顿,影响到艺术品的流动性,“现金为王”意味着选择权、定价权;另一方面,钱也在寻找出路,尤其在国内,优质资产稀缺,好的艺术品必须经过真金实银的竞价与博弈才能收入囊中。

对于拍卖公司而言,也不再仅限于做特定艺术板块的专家,而是力图为不断涌现新生力量的买家提供交易平台。更有意思的是,春拍尚未结束,就传来了王中军与北京保利签约合作成立保利上海拍卖公司的消息。王中军更向媒体透露,将创办自己的私人美术馆。显然,在娱乐业获得成功后,他不仅仅想做藏家,还想进入拍卖业,做一个艺术市场的操盘手。